当前位置:
首页 > 非广告 > 中国电影是要"大胸"还是大胸怀?

中国电影是要"大胸"还是大胸怀?

中国电影是要"大胸"还是大胸怀?
(资料图片) 信息来源:北京娱乐信报  

     新年伊始,万象不更新。当下最俗的一件事,还是骂张艺谋。秃哥本想做个免俗之人,但广大群众愣是不答应。秃哥依旧一忍再忍,准备把对《黄金甲》的恨极而爱深深地埋到肚里,但张艺谋不答应。他和张伟平对贾樟柯质疑之言的轻蔑回应,彻底打动了秃哥。必须替脆弱的老谋子说几句话了。

     张艺谋、张伟平与贾樟柯的口舌之争,给去年的中国文化画上了一个不那么光鲜但却格外真实的句号。票房最高的商业片与得奖最高的文艺片对撞,最强势的影人组合与青涩的得奖新人恶言相向——还有比这更刺激的PK吗,还有比这更牛也更俗的噱头吗,还有比这更让人泄气的句号吗?

     英雄割据非天意,霸主并吞在物情。N多年前,杜甫站在夔门前作此诗篇时,定料不到后人会将唐之景象与文气,拘束在宫闱之内,具象为庞大的胸脯与队列。二张在批评声中,一再惦记唐及唐后一段岁月里客观存在的“胸大”,却好像忘了,那个无论盛或乱的时代里,胸大之余,胸怀也大。

    否则,史上留不下唐朝及五代十国那番大开大合的气象,留不下李太白与杜工部那些高远而洒脱的诗篇。可惜,一位拥有了公众巨大期待的导演,一位占有了几亿元投资的制片人,却只醉心于还原大胸,而无力还原那个时代的大胸怀。

     谁不知道那“大胸怀”比“大胸”更接近电影艺术的至臻境界呢?其实,谁也不傻。所以,真实的逻辑也许是这样:因为在还原“大胸怀”上无计可施、乏善可陈,所以只好致力于还原“大胸”,以及铺张的色彩和团体操式的队列表演。技术上的强势,是为了掩饰非技术层面的弱势。而商业上的强势,虽可以借以形成一种蔑视非议的霸道语境,但那一叶障目的时代,毕竟早已过去了。

     感谢贾樟柯。他用一种近乎冒失的举动,抛砖引石,诱外表华丽的强者终于展露出脆弱的心室。赢得了大投资和高票房的张艺谋,正在失去作为中国电影旗帜的胸怀。如果这就是当下最真实的张艺谋,秃哥不免担心,他如何胜任未来的执导重任。鸟巢之内,不该是一类风姿、个人喜好,而应是气象万千、姹紫嫣红;更不应该是一门之见、一家之言,而应是兼容并蓄、海纳百川。没有人担心鸟巢内的张艺谋缺钱、缺物、缺人,也没有人要求那场演出必须兼顾各流各派各家各角,但他身处创作团队的枢纽,可以胸平如镜,却不可缺少领军者必备的大胸怀。

     霸道也是一种脆弱。以“二张战一贾”作为2006年的文化结尾,偶然中或有必然。你看那年初骤火的郭德纲霸不霸道?上一个冬天里,他还在鄙夷圈内百态,不齿于电视穴风,可这一个冬天里,他已经入门入流入俗,上电视比谁都腿儿勤。你看那争夺孔子面相、屈原故里的人霸不霸道?争揽声名入怀以备牟利,是因为怀中空空,缺少为官一任、造福乡里的其他可选可用可靠之路径。你看那陈凯歌对做馒头的胡戈霸不霸道,冯小刚对做采访的记者霸不霸道?2006年,两位名导都招了点骂,都动了点怒,时下都偃旗息鼓。那耀眼的大制作留下了什么?

     恨亦是爱,喜亦是悲。杜甫在促狭的夔门前,看到的是宽阔,吟诵的是浩淼之气。二张在汹涌的票房前,看到的还是汹涌,捍卫的是把江河湖海归入一囊的霸气。钱可以把钱包挣满,霸气不可把心胸挣满。满眼都是菊花,就看不到菊花了。满眼都是金黄,就色盲了。张艺谋可以在个人的审美观念上追求满,但他和另一位志同道合的张先生,最好在从艺和为商的心境上,多留些白。